Blog

波旁 Bourbon (法語:Bourbon)是一種以阿拉比卡咖啡波旁栽培種咖啡樹所產出的咖啡。 波旁咖啡最初栽種於留尼旺,當地在1789年前也被稱做波旁島(le Bourbon)。 其後來被法國占領,以與非洲大陸與拉丁美洲相連,其現在亦是兩個全球最普及的阿拉比卡咖啡生產地之一, 波旁咖啡通常生產于海拔3500至6500英尺(1062–1972米) 波旁種,原生於印度洋的波旁島(現稱留尼旺島),是鐵皮卡(Typica)突變產生的次種, 與鐵皮卡同屬現存最古老的咖啡品種,綠色果實成熟時會呈現鮮紅色,而黃波旁種則是波旁種與其他品種雜交而出。 因其產量較低,且較為不耐風雨,未被廣泛種植。但是種植在高海拔地區時,會有極佳的風味表現,近年來較為常見。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tw/agriculture/59e36bk.html 黃波旁 Yellow Bourbon 成熟後果實為黃色,最初在巴西發現,目前主要生長在巴西。 通常認為,可能是由結紅色果實的波旁種與一個稱作「「Amerelo de Botocatu」」的結黃色果實的鐵皮卡變種雜交後突變而來 在巴西眾多咖啡品種當中,黃波旁是品質相當傑出的變種之一, 一般的波旁會由綠轉黃而變紅,但黃波旁外觀則只會停留在黃色,生長於環境高海拔並經日曬處理的黃波旁風味絕佳。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tw/agriculture/59e36bk.html 耶豆咖啡銷售的黃金曼特寧就屬於黃波旁品種。...

咖啡品種(三) 藝妓/瑰夏(Geisha): 屬鐵比卡家族的衍生品種,1931年從埃塞俄比亞南部Geisha山(Geisha與日文“藝妓”同音)輸出,經過很多國家都默默無聞,1960年代移植巴拿馬,到2005才開始在杯測賽中頻頻勝出。 耶豆咖啡銷售巴拿馬藝妓咖啡豆,屬於頂級精品進口批次豆,每顆豆子都是精心挑選,風味絕倫香醇順口。...

阿拉比卡Arabica 豆形較小,正面呈長橢圓形,中間裂紋窄而曲折,豆子背面的圓弧形較平整。 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多產於南美的巴西、哥倫比亞,中美洲諸國,加勒比海的哥斯達尼加,危地馬拉、牙買加、墨西哥以及埃塞俄比亞等國。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豆顆粒較大,大小一致,顏色均勻有光澤。一般為大家所熟悉的咖啡豆如巴西山多士、蘇門答臘曼特寧、葉門摩卡、牙買加藍山等,都是屬於阿拉比卡種的優質咖啡豆。 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比較難栽種,它們喜歡溫和的白日和較冷的夜晚,太冷、太熱、太潮濕的氣候都會對它有致命的打擊。阿拉比卡種咖啡樹需要種在高海拔的傾斜坡地上,在高地(600~1800米)栽培的生長得比較茂盛,而且需要特別的氣候條件——全年的平均溫度在20攝氏度左右,有充沛的降雨量,而又不會降霜的地區。全世界只有50多個國家有這樣的條件,大約都是在赤道南北160公里左右的區域。它的採收一定要人工爬上爬下地進行,難度較大。但由於阿拉比卡種的咖啡豆香味特佳,味道均衡,而且咖啡因含量較小,因此實際栽種量約佔咖啡總栽種量的70%。 阿拉比卡Arabica的咖啡因的含量比較低,僅是羅巴斯塔種含量的一半左右,所以其價格比較高。 資料來源取自於咖啡工房。...

卡杜拉(Caturra): 它是五十年代在巴西發現的一個波旁的單基因變種,產量能力與抗病能力都比波旁佳,樹株較矮,方便採收,可惜的是,它遇到了和波旁一樣的問題——結果一年休息一年, 風味和波旁豆不相上下。 但是它的適應能力更強,能高密度栽種,不需要遮陰樹,直接暴晒在艷陽下也可生機勃勃,因此他也有個名稱叫——「暴晒咖啡」(Sun Coffee)。 卡杜拉適合於700米的低海拔至1700米的高海拔區,但海拔越高風味也越佳,產豆量也相對減少。 耶豆咖啡販售的卡杜拉咖啡,來自於寮國波羅芬高原,海拔高度1250公尺,且此地土壤含微量元素火山灰,長年均溫20度左右,環境非常適合栽種咖啡,該地咖啡不可澀、口感清爽明亮,具有回甘風味,世界評比優良產地之一。...

相信大家近幾年常聽到【濾掛咖啡包、掛耳咖啡包】這個名詞,因消費者對於咖啡的品質與沖泡的便利性而誕生的新時代商品。 但是方便的濾掛咖啡包、掛耳咖啡包,並不是撕開包裝後直接倒入熱水,就能沖泡出濃醇香的好咖啡,還是需要一些技巧的! 1.一包濾掛咖啡包、掛耳咖啡包,需要沖泡多少的水量? 市面上濾掛咖啡包、掛耳咖啡包,裡面的咖啡粉含量大約8~12g都有,如果想要濃郁點沖泡水量大約150c.c,一般沖煮的建議沖泡水量180~200c.c,當然視個人口味做調整。(耶豆咖啡濾掛咖啡都是10g重量,中~中深烘焙度為主,建議水量在180c.c) 2.沖泡溫度與速度是否會影響咖啡風味? 一般上班族在辦公室若無手沖壺,建議在壓飲水機時候,手的力度小一點,讓水流速度可以稍慢稍小流下,大約注熱水30~50c.c即可,之後靜靜等待浸泡20~30秒後,在繼續注水到杯中,杯內總水量150~200c.c。 若是有手沖壺跟水溫技更好,建議沖煮水溫在86~90度為最佳沖煮溫度,而水沖壺有細口設計,可以讓水量跟流速比較均勻,可以再沖浸過程中得到最完整的萃取。(耶豆咖啡推薦手沖壺) 備註:濾掛咖啡、掛耳咖啡跟茶葉不同,千萬不能重複回沖,因為萃取過後的咖啡粉只剩下苦味跟澀味,而且流速也會變得很緩慢,此時的咖啡會很難喝。 正確的沖煮流程圖如下:  ...

大家常說品嚐一杯好咖啡時香氣和風味都很重要。 可別先別急著加糖、奶精、或牛奶,好咖啡是值得喚醒你所有的味蕾,細細品嚐它的咖啡原味 香氣可能有花香、果香等,風味大致上就是酸、甘、苦、香、醇。 嚐好咖啡不但是要用舌頭的味覺去感受,還要享受咖啡留在口裡的芳醇,除此之外,所以在好好享受咖啡的同時,靜下心來品嚐好咖啡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所以當你靜下心來品嘗好咖啡也是品嚐優質生活的一部份!! 喝咖啡時要看一下身體的狀況、周遭的氣氛…等等,才不會去影響到你喝好咖啡時的好心情。所以 “趁熱喝”是品嚐美味咖啡的必要條件即使是在夏季的大熱天裏,也應喝熱的咖啡,因為咖啡冰涼時,它的風味就會降低。 所以沖泡咖啡時,為了不使咖啡的味道降低,要事先將咖啡杯在開水中沖熱 (溫杯)。 咖啡的適當溫度在沖泡的剎那為攝氏83度,倒入杯中時為80度,而到口中時的溫度為61-62度,最為理想。 品嚐美味的好咖啡,除要注意適當的咖啡溫度外還要有適當的份量,喝咖啡不像喝酒或果汁,一滿杯的咖啡,光看了就失去喝的興趣。 一般都到七、八分滿為適量,份量適中的咖啡不僅會刺激味覺,喝完後也不會有膩的感覺,且令人回味無窮。另外適量的咖啡能適度的促使身體恢復疲勞,讓頭腦清醒。     耶豆咖啡 特定條件每周新鮮烘焙,不添加任何防腐劑及添加物,喜愛天然健康的您絕不能錯過。  ...

許多愛好自行買咖啡豆、使用磨豆機、購買器具沖煮咖啡,都會選擇自己常用方便的過濾方式,以下分析比較,濾紙、金屬濾網、濾布,這些器具不只便利也好用。 紙張咖啡濾紙  咖啡濾紙最傳統一種一次性使用的過濾用品,絕大多數的用途都是用來過濾咖啡使用濾泡式咖啡,利用極密的纖維留住研磨好的咖啡豆、咖啡粉,把萃取出來的咖啡濾至杯中,得到乾淨的咖啡溶液,濾紙也能過濾中咖啡萜烯酯類物質,多是植物有機生成物,而好的濾紙能夠濾掉雜質,咖啡喝起來也更醇、香氣更明顯。 優點: 方便性高,用完即丟,也能更換品牌;沖出口感較為乾淨;雜質雜味少。 缺點: 較為不環保使用紙張;無漂白的紙張會有紙味;油脂會被濾掉,造成咖啡口味無油脂感。   金屬咖啡濾網 近期環保意識抬頭,不少咖啡器具廠商研發出金屬濾網,省去較不環保的濾紙只要使用過後清洗乾淨又能夠重複使用,由不鏽鋼製作也是耐用堅固。 建議:使用後要用乾淨牙刷輕刷,以食用小蘇打粉去油,才不會影響下次的沖泡口感。金屬咖啡濾網能夠讓油脂也萃取出來,口味上會更加厚實也更接近咖啡豆的原味,在盲測中也能感受出跟濾紙的不同。 優點: 較為環保,透過沖洗重複使用;較能喝到咖啡的原味,厚實的口感。 缺點: 細粉容易造成過度萃取導致苦味過重;細粉會通過濾網至咖啡內,口感可能會有渣感。   咖啡濾布 通常使用於法蘭絨濾布、Chemex 手沖壺、Siphon 虹吸式,較為麻煩的是清洗以及保存,若沒有確實將濾布上的油脂清洗乾淨,久而久之會影響口感,洗淨後還需泡水放置冰箱保存,一天之中無法使用多次,是較為麻煩的一點。而沖出咖啡口味介於金屬以及濾紙之間,平衡兩者的優點。 建議: 濾布清洗保存需要做確實,不然可能會有抹布味出現,建議可用時用小蘇打粉去清潔,而法蘭絨濾布滲透性、保溫性較佳,沖煮出的咖啡香氣以及口感都叫飽和豐富。 優點: 纖維較濾紙還粗,油脂會附著讓水與咖啡有更長時間的接觸融合。 缺點: 保存較為不易,需要費時費工;需要更多練習、技巧。   三種過濾方式比較 三者都有各自的優點缺點,濾紙只是煮咖啡中的一小個環節,咖啡的口感影響因子非常多。而每種濾紙的口感又因流速不同,你可以多試幾種,挑選到屬於自己適合、喜歡的器具,煮出一杯屬於您的咖啡。   耶豆咖啡 小提醒喜好咖啡原味的朋友可能可以多加參考濾布、金屬濾網,較能留住油脂及原味,喜好乾淨清爽口感的朋友則可以使用濾紙 ...

許多人會有類似疑問:茶葉可重衝覆沖煮,那咖啡可以嗎?一般來說通常不建議重複沖泡咖啡,除了味道無法像第一次煮後香味口感完整以外,還有因為咖啡熟豆由可溶性芳香物質(佔約30%)和木質纖維(佔約70%)組成,但在萃取芳香物質時,並非全部萃出為最好,一般情況下,18%~22%萃取率的咖啡會比較好喝。 咖啡的萃取過程如下: 咖啡中的可溶性芳香物質粘附在咖啡熟豆的細胞壁上,在與水接觸時被溶解並隨著水一起被帶出。而烘焙程度越深,咖啡豆的內部空間越鬆散,芳香物質越容易釋出,研磨成粉的咖啡與熱水接觸後,只需兩三分鐘就可以將大部分好喝的風味帶出來。水不斷地衝刷咖啡粉,芳香物質就不斷被釋出,當22%左右的芳香物質被帶出後,如果繼續注水,流出的液體就會帶有雜味,反而味道不若第一次沖煮後的好。 咖啡的可溶性物質中包含中低分子量的芳香物質,也包括高分子量的不易溶物質,依據溶解速度不同,先被釋出的是酸性物質和花果香,其次是糖和焦糖化風味,最後是苦和雜質(不易溶入到熱水中的成分)。所以正常的咖啡沖泡之後,剩下的就只是雜質和木質纖維了,也可以稱為「不好的物質」。 所以,咖啡精華已在第一次沖煮後完整釋放了,第二次反而容易釋出不好物質影響口感,建議可以聞一下留在濾杯裡的咖啡渣的氣味就可了解。   耶豆咖啡  小建議 如怕浪費咖啡,剩下的咖啡渣仍有許多好用途,環保愛地球!     ...

隨著咖啡愛好者人數持續上升,對咖啡質素的要求亦與日俱增,在天氣酷熱中要匆忙的上班族拿著熱騰騰的咖啡到處走,真的不是味兒,可選擇一杯優質冰凍咖啡,在悶熱的早晨及下午時段,為自己提一提神。 凍咖啡 Iced Coffee:一是以新鮮沖泡的咖啡加濃,減少冰塊對凍咖啡的影響。另一方法是將咖啡不斷加熱、越來越濃,以此加冰也能達到效果,不同之處是後者味道會變酸。 冰滴咖啡 Cold Brewed Coffee:冰滴咖啡就是用「凍」+「滴」的方式來萃取咖啡。咖啡豆磨成粗粉後,會被一滴一滴漏出來的冰水(或溫室水)泡著,泡浸過程最少要花幾小時,有時甚至會整天;而浸泡後的咖啡豆粉會被過濾,餘下來的就是冰滴咖啡。由於咖啡從來未經加熱,其酸性物質根本未被溶解,所以沒有苦澀味,做出來的咖啡口感甘醇香濃,順滑無比。 因此冰滴咖啡的價格之所以比普通凍咖啡高,是因為製作冰滴咖啡需要更多技巧,及花更多時間才能萃取出咖啡油、成份及咖啡因。 每個人的咖啡口味都不盡相同,所以不能說某一種冰咖啡是最好的。一般情況,相比用同一份量的咖啡豆製造出來的咖啡,冰滴咖啡的咖啡因含量較少。如果你是咖啡愛好者而又未試過真正冰滴咖啡,今個夏日就要試試了。   耶豆咖啡 特定條件每周新鮮烘焙,不添加任何防腐劑及添加物,喜愛天然健康的您絕不能錯過。 ...

咖啡已在全世界的產量超過7百萬公噸,等於每年每個人可以喝到1.3公斤,可見大家咖啡受喜愛的程度有多高,甚至有些人沒有咖啡,無法開始一天的工作。人們喜歡咖啡,除了因為它嚐起來很棒又會抑制食慾,主因是忙碌時能有咖啡因能讓我們醒著並且持續完成工作或是其他事情。 根據目前有關賀爾蒙分泌周期的研究,在攝取咖啡因的時間安排上,只要時間喝對,能以少少咖啡因的滿足生理需求,獲得最大的幸福感和生產力。 Steven Miller 在BLOG 發表  NeuroscienceDC 的文章關於咖啡因的影響生理: 1. 咖啡因是一種藥物 2. 藥物對身體裡的化學反應有影響。藥物要能有效發揮效用,就要知道自己身體裡化學反應的速度,讓藥物攝取時機跟上生理化學反應。有一門專業學問就是探討時律藥理(Chronopharmacology)與調查藥物與生物性節律(Biological rhythm)的交互作用。 生物性節律中最重要的是日週律動(生理時鐘),由大腦下視丘(Hypothalamus)當中一個稱作視交叉上核(Suprachiasmatic nucleus;SCN)的區域所控制。 Inouye 和 Kawamura 曾做一個實驗 (1979),阻斷受試動物下視丘周圍的組織,使下視丘與外界接觸隔絕。結果除了 SCN 所在的下視丘還保有晝夜節律,大腦其他位置的晝夜節律都消失了。另外,下視丘與眼睛視網膜相連,接收光線刺激會產生訊號到SCN,調控晝夜節律;每天照射日光,有助於維持生理時鐘24小時制。 如要保持清醒有精神的狀態,在 SCN 所控制的各種週期當中,最重要是皮質醇(Cortisol:一種由腎上腺分泌的賀爾蒙)分泌週期:皮質醇經常被稱為壓力賀爾蒙,會影響血糖濃度,適當的分泌能幫助頭腦保持清醒。一般來說皮質醇水平在生理時鐘的早上八點與九點之間會達到巔峰(血糖水平也達到巔峰),而血糖水平還有兩個時間會再度達到峰值,分別是中午到下午一點,還有下午五點半到六點半這兩個時段。所以就上午而言,皮質醇水平下降、下一次血糖高峰來到之前,在九點半與十一點半之間享受咖啡應該最有效率。 藥物耐受性(Tolerance)對於咖啡因吸收影響人體有極大關聯性,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使用藥物過量了! 藥理學(Pharmacology )其中有一個基本原則:在需要的時候才用藥;否則人體會對同樣劑量的藥物產生耐受性。也就是說,當皮質醇在血液中濃度最高的時候喝咖啡(在身體自然最清醒的時候服用咖啡因),那每日早晨同樣喝杯咖啡效果影響會漸漸變差。   耶豆咖啡 與您分享好咖啡與相關小知識   參考資料: cience alert:Here’s when you should be drinking your coffee, according to science.  Debono M, Ghobadi C, Rostami-Hodjegan A, Huatan H, Campbell MJ, Newell-Price J, Darzy K,...